利发

手机扫一扫

走过的秋季
发布日期:2018-10-29    作者:翟澜杰    
0

走过的秋季

几场连绵的秋雨过后,天气初肃,已是晚秋。没有春季的勃勃生机,没有夏季的酷暑难耐,没有冬季的萧索严寒,秋季自有一番韵味,我便钟情于此。在外多年,终于尘埃落定,在这肃肃秋风里,轻扣回忆的大门,细数我走过的秋季。

“暮天飞旅雁,故国在衡阳。”雁城衡阳的秋季比北方要来得晚的多。记忆中,每年11月初校运动会的时候,我们只需穿一件长袖衬衫即可。温度适宜,湘江穿城而过,鱼虾肥美,芳草萋萋,“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”,这里便是大雁的理想栖息之地,至情至爱的大雁文化亦孕育而生,既有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”的爱情感言,亦有“相思盈抱向谁开,回首衡阳雁不来”的相思之意,还有“西风吹过衡阳雁,雁已归回郎未回”的闺怨之情,更有“洞庭春水绿,衡阳旅雁归。差池高复下,欲向龙门飞”的奋发精神……其内涵之丰富、意蕴之深远绝非三言两语可道也。到不如去回雁峰公园,看来雁塔,上回雁阁,登回雁峰,游雁峰寺,亲自去品味一番那历史悠久的大雁文化。

几年后,我离开衡阳,来到了塞上古城银川。相较于衡阳,银川的秋季来的很早,九月中旬一过,风衣、毛衣、大衣便陆续穿上了身。春看百花争艳,秋赏落叶飞舞,凤凰公园便是那秋日赏景的好去处。到了这个时节,公园路旁那一排排杨树的叶子早已不复葱翠,秋风一扫,一片片叶子打着旋儿徐徐飘落,像一只只蝴蝶随风起舞,却又似舍不得离开,一曲终了,静静地躺在离树根不远的地方,渐次铺满了整条小路,放眼望去,一片金黄。它们,或等风来再舞一曲,或等人来踩出“吱吱”的秋叶之歌。“碧云天,黄叶地”,在这美好的秋景里,或约几位好友,或带着家人小孩,踩着落叶嬉戏,和着秋景拍照,坐下绘一副秋景图,捡拾几片落叶收藏,哪有什么悲凉与凄楚,只有满满的欢笑与惬意。

毕业后,因工作原因,道别银川,我来到了甬城宁波,秋游了奉化滕头村。滕头村是首批全国文明村、全国环境教育基地、全国生态示范区,地处萧江平原,剡溪江畔,距离宁波二十多公里。在前往滕头村的路上,仍能看到田地里未收割的水稻,还有那挂满了枝头的柑橘。“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未凋”,便是滕头村秋季的真实写照。从村牌下走过,入眼的便是一条小河横向流过,一座石拱桥跨过水面,一排房屋整齐的排列在河对岸,那一棵棵杨树也想露露脸,争先恐后地冒出了头。蓝天、绿树、白墙、碧水、拱桥,俨然一幅江南美景图。走进滕头村,这里有展示现代农业的生态温室、全国第一条柑橘观赏林、千米绿色长廊,有小猪快跑、梨湖泛舟、卡丁车等趣味娱乐,还可以参观耕作种植、纺纱织布、碾米推磨等田园风情。倘若走累了,便去石窗曲苑,坐下听一会越剧或看一段场景戏,也别有一番趣味。滕头村将生态农业与生态旅游有机结合,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不负“青山碧水胜桃源”的美名。

最后一站,我来到了汉钢公司。汉钢的秋季,不会像衡阳那样暑热难退,也不会像银川那样寒风瑟瑟,亦不会像宁波那样偶有台风来袭。在这里,满院桂花飘香渐渐消散,争相开放、密密铺开的葱莲渐渐凋零,路旁郁郁葱葱的树叶渐渐变黄……从初秋到暮秋,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从勃勃生机日渐褪色、萧条。“凉叶萧萧散雨声,虚堂淅淅掩霜清”,我想,这便是暮秋时节另一层的意韵吧。

从雁城一路走来,至今已有近十秋。时光易逝,人生难得几度秋。不如,趁秋色未褪,秋季还未走远,走出大门,走进自然,去体味那独属于你的秋韵吧!(汉钢公司设备管理中心 翟澜杰)